王林走了,我们需要改变什么?

 新匍京小说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4-24 21:37

  蒲松龄写的《聊斋志异》是“姑妄言之”的,聊斋里的世界是荒诞不稽的,这个世界里的故事说出来,没有几个会相信,但其刺贪刺虐的文学艺术的社会功能被体现得淋漓尽致了,成为了文学史上的一座高峰。然而,人世间的有些真人真事倒比聊斋故事更荒唐,但是大家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地相信了,并且愿意为之倾倒,这就是名利场的怪状,一个个名利客在其中疯狂追逐,最后都忘了良知为何物,廉耻为何物,大有“财色摆中间,道义放两边”的“胆识”和“魄力”。

  我听说那位名扬海内外的“气功大师”阳寿已尽,深感困惑。困惑于这么一位神通广大、法力无边的“大师”竟然会生病,而且会因病折寿,一命呜呼;看来人就是人,吃的是五谷杂粮,说的是人话,做的是人事,本来就没有神仙的本事,何必整天装神弄鬼,用一些所谓的“法术”忽悠头脑不清楚的名利客呢?

  有高人说,命运是个因缘巧合的场。而我认为这里所谓的“场”就是指人际关系的“生态”。健康、合理的“生态”是十分重要的,风清气正则妖孽不生。“大师”是走了,但是,只要“生态”没有改观,这个“大师”走了,还会有更多的“大师”出现,还会有更多的妖魔鬼怪兴风作浪,直到把江山社稷大厦的地基一点点刨掉,然后在某天轰然倒塌!

  其实,至于这位大师究竟有没有“召唤”蛇仙的本领,我没有亲眼见过。不过,之前饭桌上听某君说得有头有尾,竟昏昏然有些相信了。然我信的不是他的道术神通,而是觉得“大师”能够凭着“一技之长”混迹于官场和名人圈,并能够玩得风生水起,实在是了不起的一件事,我不佩服是不行的!

  而大师之所以能够在官场红起来,取得某些达官贵人的青睐,原因无非是这些官员深信“大师”可以用神通帮他们“逢凶化吉”,以护佑他们官运亨通,前途无量。大师也正想借助这些官员“光耀门楣”,扩大社会知名度,便使尽浑身解数为这些官员的官运“把脉”“问诊”,并指点迷津。就这样,“大师”的名气越来越大,所攀上的官员的级别越来越高,“大师”的神通和本领也随之被捧得高高在上,名气传遍五湖四海。久而久之,“大师”自觉或者不自觉地介入官场,开始成为某些“迷信”高管的座上宾,其除了拥有“召唤”蛇仙的法术外,还渐渐谙熟了官场的变数和规律,疏通官场的能量愈加强大。于是乎,“大师”成了某个地区官场生态的一面“旗帜”,想升官跑官的“正人君子”们想方设法和“大师”攀亲附故,相互吹捧、抬举,把原本服从法纪规则治理的官场搞得乌烟瘴气。

 

图片 1

  而现在“大师”终于遭到困厄了。树倒猢孙散,墙倒众人推,“大师”深陷囹圄后,那些原来和“大师”沾亲带故的官员和名人大抵看到“大师”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,纷纷改变立场,面对公众的质疑,要么保持沉默,要么干脆过河拆桥,和“大师”划清界限,想方设法给自己“漂白”,实在是用心良苦呀!

  其实,说到底,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不容易。很多人为了生存,都必须低下高傲的头。我们很多时候被迫奉承着那些可以改变我们命运的人,无非就是想为自己和家人争取到更好的物质生活条件,说远一点,说高大上一点,是为了实现自己远大的理想抱负,这当然是无可厚非的,我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俗人,自然也不例外。但是,我们的孔老夫子说了:“富与贵,是人之所欲也,不以其道得之,不处也;贫与贱,是人之所恶也,不以其道得之,不去也。”这句话说浅白点,人应该有良知和道德的底线,不可无所顾忌,把腰弯到膝盖下面。

  “大师”有罪,但罪之根源在于病态的官场和名利场,涤荡尘埃,方能环宇澄清,四海升平,如此而已!

上一篇:同居可能不仅仅是为了爱情? 下一篇:没有了